性,是最接近神頻率的感受。

人類藉由遺忘神而來到這個世界體驗。
這個世界的混沌會使身體累積太多的挫折感。
這感覺需要釋放,而物質身體能體驗到最接近神的頻率也只有性高潮了。
而這樣的頻率能夠釋放挫折感,和暫時忘記挫折。

我的靈性成長到了一個程度,合一意識也足夠的深厚時。我問了我高我問題。

關於情感,和關於性。
我問,既然我是一,既然外在的都是虛幻,那為何我還想和那外在之物談戀愛。
祂回答我,你分裂自己就是為了體驗愛不是嗎?
頓時我就知道了,沒有任何執著,沒有任何妄想,想愛就去愛。

但是性的問題卻沒有回答我。我也感受到這個問題是必須經由體驗才能得到答案,所以我並沒有執著,只是放著。
因為我知道,當我問了這個問題是,那就代表著我在跟我的高我要求給我答案。
而我只需活在當下,然後你牽著我的手帶領我去體驗,我必將臣服。

在我靈魂甦醒的初期,我實在是有太多問題想知道了,其中一項也包括性。
雖然那時我已經知道宗教和社會將"性" 這個行為植入羞恥感,進而創造對"性"扭曲的集體意識。
這個集體意識到現在已經有幾萬年了,這也是屬於壓迫女神能量的一環。

所以在靈性的道路上,一樣的我並不壓迫我的性能量,當我需要的時候,有伴找伴,沒伴那就自己解決。我並不給我自己羞恥感,即使我在靈性道路上,即使那個當下我還沒有答案。
但我只知道,我有性器官那就是神給的必定有用處,絕對不只是創造新生命用。
(就如同我有淚線,那個功能就是用來哭的,我不壓迫我的女神能量。)
由於我對高我的臣服,祂牽著我的手帶領我以最快的速度,一片一片的找回了我的靈魂碎片,讓我很快的拼湊我自己,使其完整。
這期間我活的越來越開心,每天起床心中充滿喜悅和平靜(寫到這又掉淚了),每天感受到的全都是愛。
當更能夠我越來越錨定自己處於當下時,我發現我的性欲減少了(功能正常,請別亂想,哈哈)。
但有時還是會有性欲的。不同的是,當那樣的性慾升起時,當下我處在的環境裡並沒有任何能勾起我性欲的任何東西。

由於心足夠靜,所以能夠覺察到更深刻的感知。
我發現,當我的意識狀態活在幻象時,我會有難以覺察到的挫折感,而這正是性欲升起的原因。
當性慾升起,我不反抗,我做我當下想做的事,該解決的我必定去解決。
忽然間我感受到了,原來神早就知道了二元世界的不簡單,你遺忘了自己來這裡進行體驗,為了找到回歸的道路,和憶起自己是誰的道路上絕對是充滿挫折的。
而短暫的體驗最接近神的頻率是有療癒效果的,因為那樣的療癒能夠讓你繼續前進,繼續體驗進而憶起你是誰。

如果你在網路上搜索情緒能量表,那麼你會發現,羞恥感,恥辱感是最低的頻率,憤怒的能量都還高過恥辱感。
寫這篇文章的用意是要讓人們知道,別讓恥辱感這樣的低頻能量纏繞你。

恥辱感,羞恥感這個詞,人們看到了通常只聯想到性。但卻沒有意識到,恥辱感已經滲透到你的生活中的很大部分。
例如,"不好意思"就是恥辱感的衍生物。
丟臉;面子這些也都是羞恥感的家族成員。

哭也是一種的壓迫女性能量,且也被刻意植入了羞恥感,因為哭就是被比喻為懦弱的表現,哭就是恥辱,就是像女孩子。

恥辱感是設計來壓迫女神能量的。
一個靈魂要得到完整首先必須先平衡你個人的兩性(男性面和女性面)能量,你必須執行不評判自己,不壓迫自己。
"這個必須對自己執行"。

如果這篇文章能夠讓你可以覺察到這個,那麼就請把你的意識專注於自己吧,愛自己為優先。

黑極米   Peace and Love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潘俊宏 的頭像
潘俊宏

天狼星B 星際流浪者的部落格

潘俊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